叁仟蓼汀

=叁汀
长弧学生党,简介看置顶
头像永远是表情包,我很坚定

【2017喻文州生贺】玫瑰、路灯与雪国的夜


  他走入雪国的夜。
  天上还在簌簌地落着雪,路灯的橘黄洒在雪地上折射出柔软的光晕。喻文州手里捧着一束玫瑰,鲜艳的红,在大雪纷飞中看起来浪漫极了。
  毕竟南方很少下雪,冷意一点点的蔓延入骨,甚至有些疼。喻文州一只手拿着玫瑰,另一只手放在嘴边哈气,来来回回好几次手才恢复一点知觉。
  真的好冷啊。
  他把玫瑰放在路灯下,娇嫩的玫瑰花瓣散落了几片在雪地上,在一片白皑皑中点出一点殷红。他蹲下来,在玫瑰花旁堆起一个小雪人,没有什么装饰,仅仅是一个雪人的轮廓。但是它站在玫瑰旁,看起来就像一个忠心耿耿的骑士在小心翼翼地守护着他的小公主,又像一个异乡的旅人在陪伴他偶遇的,落魄的同伴。
  喻文州温柔地笑了。

  很多年前喻文州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,就是在这个路灯下,他看见路旁有一束玫瑰。那束玫瑰大概是被人遗弃了,不知道他的主人经历了什么,总之那束玫瑰孤零零地躺在路边,上面落满雪,看起来既高贵又可怜。
  那天是喻文州的生日,在这个陌生的城市,一个初来乍到的异乡人的生日不会被任何一个人记住。喻文州后来回想起那天,彼时刚刚毕业却丢失工作,身无分文的他在路灯下碰到了一束代表热烈和爱情的红玫瑰。这点红刺痛了他的眼,将他的世界撕裂,露出一点名为孤寂的色彩。于是在飘着雪的凌晨,多年前的喻文州在无人认领的玫瑰旁无声地拗哭。
  他把玫瑰带回了租的地下室,用废弃的水瓶将花儿们装好。都过去了,喻文州这么对自己说,都过去了,玫瑰在凛冽冬日照样能绽放。

  都过去了,很多年后的喻文州还是这么对自己说。都过去了,那个少不经事,不成熟,青涩的自己,就像那个雪夜的玫瑰一样枯萎凋零了。
  但是他还会绽放。

瞎写的玩意,喻队生日快啊(。

评论
热度 ( 4 )

© 叁仟蓼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