叁仟蓼汀

=叁汀
长弧学生党,简介看置顶
头像永远是表情包,我很坚定

【APH/史向】九州旧事

#cp极东

#历史向,王耀视角,ooc慎入

#翻了很多遍历史书但是还是怕有错误,如有发现请不要大意的指出。

#其实,这是一篇,比赛征文(真的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  真正的王者,不是野蛮地将敌人血刃,也不是在凌辱与欺压下折腰。五千年的华夏没有倒下,今后的华夏依旧不会陨落。1931年拉开的腥风血雨,只是为了让你知道,巍巍我大中华,从来不曾失败。

 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还是一个新生的国家。用稚气未脱的声线对我说你是“日出之国”的时,认真的样子差点把我逗笑了。当时我也是年轻气盛的国家,于是两个年轻的国家便这么奇妙的走到了一起。
  你总是那么喜欢这个国家的一切,虽然最后到了你手里就变了个样,但你欣喜的样子还是很令人开心呢。在一个国家面前时间总是那么的漫长,你也从一个小小的国家也渐渐长成一个成熟的国家了。从刚开始的懵懂无知到稳重成熟,你逐渐拥有了自己的文明与一个国家应有的一切。还记得你曾邀请我到你的属地上游玩,少年满足和骄傲的神情久久地驻留在我的回忆里。千年来看惯的生死离别本不允许我拥有人类的情感,但我还是将你是为亲人,像自己的弟弟一般。
  当年宋还在我身旁时,你曾对我说过一些令我记忆犹新的话语。那也许是一个未来的征兆,但我却没有对其加以戒心。感情总是能麻木一个人的理智,若是我有一丝丝防备,也许后来的悲剧也不会发生了。
  那日不过是很普通的一日,你坐在我府内的池塘旁吃我新做的糕点,我坐在一旁看书。
  “先生,若是将来我超过了您,您会生气吗?”
  没头没脑的一个问题抛了过来,我下正翻着的书卷,抬起头与你一笑。
“那又何妨?”
  傲气会蒙蔽人的双眼,那时我沉浸在国家昌盛的太平中,并没有往深了思考。时间依旧悄悄地流逝,于是有些本来该变的事情没变,有些不该变的事情却变得面目全非,覆水难收了。
后来的世道开始急剧的变化,我被困在刀兵的轮回里,徘徊与生与灭的攸关。只听说你很好,便再无心思顾及这些琐事了。

  闭关锁国后又开国的你,接受了西洋的文化开始变样。野心的膨胀是可怕的。你开始拔起刀剑,锋芒指向我的江山。我可以忍受不列颠与法兰西的侵略,但万万没想到我视若手足的你,给我造成了最大的伤害。幡然醒悟的我却发现世界早已改朝换代。刀剑在喉,堂堂华夏是不能忍受这样的侮辱的。反抗无用,我悔不及,却不得不将狠与血一同咽于心底。只能悄然等待返去的时刻,然后将不甘与愤怒甩回侵略者的脸上。
  站在那些国家的身边的你 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和淡漠,可眼前这千年不改的容颜早已不是从前的那个人了。自始至终你都只是将伤痕强加于我身上,而不曾有过一丝丝来自理性的动容——只有野蛮。
  野蛮地强占台湾,野蛮地制造屠杀,野蛮地在1931年的岔路口,不顾一切地继续杀下去。
  那年你站在我对面时,我狼狈的样子一定很好笑吧?
  “我早就想要比你更强,强到令你屈服,然后我才能成世界的君王。”你直盯着我。
  “中华是不败的。”我将头别过去,不愿多看一眼昔日熟悉的样貌。
  “你看着好了。”你好似受到了莫大的蔑视,冷哼一声后气愤地走了。
  泪水可以包含太多太多,而夺眶而出,只为让下一刻的自己,彻底地放下去。
  国家是不能有感情存在的,错的也许是我。
  次日,百团大战发动。
  战斗的中旬你我毫无预兆地突然在战场中相遇。你没有任何表情,而这一次我用了更快的速度举枪,枪口直对你的眉心。
  “真的只是为了那样的野心,你就要与我为敌吗?”我手有些颤抖。
  “是的。”你依旧没有表情。
  “那么,战斗吧。”
  枪炮轰鸣之间我蓦然看见你似乎说了些什么,奈何弹火纷飞,就这样将两个国家送到了对立的路上。
没有后悔。

  最终在14年之后,中国取得了胜利,二战的太平洋战区自此也彻底结束战争。
  看到要签字的降书时你的脸上写满了不甘,但你还是接受了这次失败。上帝的轮盘终于停了下来,而指针指向的赢家,轮到了中国。
  抬头时相顾无言,可是风平浪静下是波涛汹涌,怎能不动容。
  “不能重来了吗……”你低下头喃喃自语,眼睛直直地盯着降书。
  “没有机会了,这次是你输,我赢了。所以,请好好重新开始吧。”
  你还想说什么,刚到嘴边的话却被我打断,“都过去了。往事也便不要再提了。”
  转身的离去是结束亦是开始,都结束了,我在心里对自己说。
  会议结束时我发现记事本落在了会场,转身回去拿时眼角还是不由自主地望向了那个离去的背影。“再见,”我在心里悄悄的告别,也不知是对谁。

  后来的时光里,相反的两条线终还是分道扬镳,当时年轻气盛的时光也彻底尘封在历史里。多年后我在书柜深处发现了那年受降仪式上的本子,无意间翻开,却不由得愣住了。
  “对不起。”是熟悉的字迹,属于你的。
  恍惚间我好似回到了那年黄沙漫天的战场上,我看见你正在对我说了什么。画面定格在沙尘与鲜血中,炮火绚烂如花,构成一道繁花血景。
  那句没有听到的话突然好似从记忆深处挣扎了出来,穿越时空,在空荡荡的心中回荡,经久不息。
  少年身置战火中,努力地想喊一声哥哥。

评论
热度 ( 26 )

© 叁仟蓼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