叁仟蓼汀

=叁汀
长弧学生党,简介看置顶
头像永远是表情包,我很坚定

【王喻/架空】旅途

#架空向,魔王王×术士喻
#ooc可能有,不喜勿喷
#我王生日快乐!

0
魔王看着水晶球内的画面皱了皱眉。
“有人要从远方来。”

1
故事的开始,喻文州还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小术士。
17岁那年他的师父魏琛对他说,小喻啊,你知不知道我们术士都有一个传统。
喻文州摇头,我不知道啊。
“不知道我告诉你”,魏琛很严肃地说,每一个将要成年的术士都要出门历游历,寻找到最适合自己发展的地方然后在那里常驻。
喻文州一听就明白魏琛想干什么了。
“那你怎么办?”他问。
魏琛非常不屑喻文州的担心,“老夫没有你的时候也不是活得好好的么。”
喻文州挺不舍得,毕竟是魏琛从森林里捡到他将他带大到17岁的,但是既然师父说要历练,那就历练去吧。
于是小术士就踏上了他的旅途。

2
走了一天以后,喻文州决定休息一下。
他燃了堆火,架了个架子煮了一点吃的。喻文州做出来的东西从来都是黑暗料理,比如咸味儿的苹果汁,比如黑椒味的蛋糕,比如喝起来有股香蕉味儿的番茄汤。他吃着自己煮的半生不熟的面条,心想自己一定要找个地方买点不用加工的干粮。
可是他似乎走进了一片没有尽头的森林,目之所及都是树,更何况天黑了,找到出去的路对喻文州来说太困难了。
喻文州决定碰碰运气。
他收拾好东西往前走去,刚走了没两步,就看见前方有光从树林里冒出。
理论上有光的地方就有人,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好运真是爆棚了。
他悄悄摸过去,然后就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人影站在一个法阵中央,耀眼的光从法阵冒出。
……这么魔幻啊。喻文州想。
他想观察一会儿,但法阵光芒开始减弱,那个人发现了喻文州并朝他走了过来。
喻文州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他站着没动,手藏在袖子里偷偷蓄力准备在那人动手的时候抵挡一下。可那人明明还和他有点距离,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,一把抓住他的手腕。
“你家长教你见到陌生人都要先打为敬吗。”那人开口。
喻文州听那语气觉得自己年纪轻轻就要葬在这森林里了。
但是那个人只是端详了他一下就放开了他。
他似乎看出喻文州的戒备,也没说什么,只是挥了挥手,喻文州就发现自己已经换地儿了。
喻文州还不太适应突然明亮的环境,待他睁开眼睛发现那人正站在他面前。他没什么表情,只是冲喻文州点点头。“王杰希。”他说。
“您好,我是喻文州。”喻文州说。
这是个大城堡,欧式风格,高端大气上档次。喻文州借着灯光才第一次看清这个初次见面的人的脸。

3
他的皮肤很白,五官挺拔俊郎,左眼上蒙着黑色的眼罩。他一身黑衣衬得身材修长,只是这打扮怎么看都像是书上所说的魔王的打扮。
“请问,”喻文州说,“您是……?”
“你应该看得出来吧,”王杰希心平气和地说,“我是一个魔王,小术士。”

4
喻文州心想,他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。

5
王杰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魔王,他住在这片森林已经有很多年了。
久到他自己也说不清。
当然,他也遇到过很多像喻文州这样的出门历练的年轻术士,他们大多都在他的森林里迷路了,有些幸运的被王杰希碰到,有些不幸的就因为迷路最后死在野兽的腹中或是掉下悬崖之类的。
“我在这片森林里下了结界,平常人出不去的。”王杰希解释到。
“可为什么要下结界?”喻文州问。
“我的领地。”王杰希说。
“……”
不过意外的是,魔王对这位客人还是很好的,用丰盛的美食招待了喻文州,那些食物都好吃到令人咋舌。饭后他请喻文州和来自魔界的茶,这种茶喝起来有种蘑菇汤的味道,但是口感还不错。王杰希解释这种茶的味道会随着喝茶人的心情变化。
“所以你还没有想好要去哪里吗?”王杰希问,“像你这样的小术士很多都已经有想去的地方了。”
喻文州摇摇头。
“不急。”王杰希笑了笑,“慢慢来。”
于是本来出门历练的喻文州哪儿也没去,就在魔王城堡住了下来。
他也没有吃白食,平时帮忙打扫打扫城堡,每天认认真真研究书本练习法术。王杰希有一间很大的书房,里面什么书都有,从菜谱到哲学都有。喻文州觉得自己来到了天堂。
他还给王杰希做过饭。王杰希是喻文州见过最奇怪的魔王了,他不吃肉,可什么菜都会做。这些后来都在王杰希书房里做满笔记的菜谱上得到体现。王杰希还喜欢研究占卜,那天喻文州看到的法阵就是王杰希占卜画的,不过王杰希不肯说那占卜的是什么东西。空闲时他们会聊天,他们总有聊不完的话题,而往往能一拍即合。他们俨然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。
喻文州曾向王杰希说起过自己的身世,童年和魏琛的一些小事,也提过自己的技术实力都很弱。王杰希端详了一会儿喻文州,表示赞同。
“这样吧,”王杰希说,“带你去打怪。”
喻文州曾经迷路的那片森林里时常有怪出没,王杰希就经常带着他去打怪提升他的实战能力。喻文州动作总是慢,法术吟唱了一半就被怪给打断,迫不得已只好跑。可是跑又跑不过,每次都要王杰希出来才能收场。然后王杰希就会告诉他,你刚刚哪里哪里需要注意,哪里哪里多放个技能就能搞定,要学会利用地形利用地理优势打击敌人,再把怪捆了给喻文州带回去做好吃的,周而复始。
喻文州就这样慢慢的,辛苦的,一步一步的成长起来,直到不需要王杰希帮忙也能轻松解决。
有时候喻文州真想就这样吧,可他是要去看这个世界的,去闯一把,不是在魔王城堡里霸占位置。
喻文州觉得自己该走了。

6
喻文州去找王杰希的时候王杰希正看书,听完喻文州的话也没什么反应,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。“明天会是个好天气,”他说,“挺好的。”
他就那么看着喻文州,目光平静,但喻文州从他眼里除了平静什么也看不到。王杰希总是这么冷静,他想,比我好多了。
他是紧张的,怕王杰希会不高兴他随随便便走了,因为王杰希帮了他很多他却什么也回报不了。可王杰希看起来很稳当,甚至带有点漫不经心,这大概挺好的。
那天晚上他向王杰希学了几样简单的菜式,又和王杰希一块儿吃了最后一餐饭,喝了最后一壶茶。王杰希送了喻文州一个小盒子,里面有空间魔法,可以装下很多东西,这样喻文州就不用拎着行李了。
第二天果然是个好天气。
他和这个照顾了自己很久的魔王告别,出发了。

7
喻文州走过了很多地方。
他的足迹遍布整个大陆,从遥远神秘的东方到极寒的冰原。他见过极光也遇过焚风,他走过不知名的小镇和繁华的国都。他认识了很多人,比如话痨的大陆第一剑客,比如漂亮又强悍的女枪炮师和她的朋友,一个喜欢抽烟,毒舌却实力超强的全能型散人,拿着自制武器天天晃来晃去。还有大漠部落里的拳法家,里面还有来自不同地区的高手。他吃了很多苦,慢慢成长成一个优秀的术士,虽然实力不算顶尖但也不错。他曾收到过很多组织的邀请,不过比起安居一隅他更喜欢旅行,去走过世界的每一个角落,直到生命终结。
喻文州写了很多信,有些给自己的朋友们,有些给魏琛,大多数是写给王杰希的。他一直挂念这个年轻时遇到的好友,不知怎么就想和他分享自己所见所闻,想向他诉说这些年的喜乐与苦恼。他画画一直很好,除了画风景画见闻,多数时他的画夹里都是一个魔王的身影。这是喻文州表达想念的方式,但是那些信和画他都没有寄出去,全部放在王杰希送给他的盒子里了。
当初临走时王杰希给他的盒子里塞了很多东西,有喻文州需要的干粮,有防身用的魔法药剂,还有很多喻文州喜欢喝的魔界的茶。喻文州都不舍得用,每样都留了一点下来,这样他看见这些东西时就会想起王杰希。
他这样走了几十年。术士的寿命都很长,长到几十年过去了喻文州依旧是当初的样子没变。他想,是时候要歇一下了。
喻文州找了一个小镇,这儿很平静,居民们都过着平淡普通的生活。自然没有绮丽风光或繁华,但是喻文州挺满意的。
他可能会住在这里几十年吧,直到养精蓄锐够了就开始新的旅途。

8
后来,大陆开始乱了。
起因是因为魔界的大门被蓄意打开了,而且破坏的很严重,无法一时闭合。魔界的魑魅魍魉们纷纷窜出,大陆上一时间变得危险起来。
那些魔兽们肆意破坏,闹得人心惶惶不可终日。
喻文州所在的小镇比较偏,听说这件事都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。
因为它们已经跑到这里来作恶了。
喻文州留下来和小镇的居民一起抵御来敌。魔兽们都很强,喻文州使出浑身解数又是布置陷阱又是换着花样用战术。奈何魔兽数量庞大,打到最后整个小镇已经差不多没了,老少都逃难了,年轻力壮的都战死了,他们最后一刻还拼命护着喻文州,护着这个帮了他们很多的术士。但喻文州已经精疲力竭,他的法力已经没了,只能等死。
魔兽呼啸着喷出黑火将他裹挟。
一瞬间喻文州以为自己回到了17岁那年,在漆黑的树林里迷失了路。火焰慢慢吞噬他的长袍,他最后的结界已经抵不住这样猛烈的攻击了,干脆闭上眼睛等死吧。
……
……等等?
喻文州睁开眼睛,看见前方有光芒涌出,一点一点将黑暗吞噬。
他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将巨兽悉数消灭,那个身影很熟悉,像极了年轻时在森林里打怪时,每每自己被那些庞大的怪物打到束手无策时出来轻松解围的身影。
他蓦然想起很多,都是住在魔王城堡里的回忆。有王杰希给他做饭,有王杰希和他聊天,有他们在观星台上对着星图占卜,有临走前最后一顿饭,他一直没告诉王杰希,那杯茶喝起来是苦的,苦里面又掺了甜,是离别和喜欢的味道。
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。
喻文州的的意识开始模糊。昏迷前的最后一眼,他看见了那个带眼罩的魔王冲他温柔一笑。
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是需要我来解围啊,”
对不起,来晚了。

9
喻文州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。
他盯着天花板半天,想起来自己好像是被一群魔兽围困,然后……
王杰希?是王杰希救了他?
喻文州几乎是蹦起来的,这个偌大的房间除了他没有别人,看起来像是个卧房。但他无心管那么多,急急忙忙的就想要下床。结果发现自己根本没力走路,差点摔了下来。
……好吧。喻文州乖乖躺回去了。
门开了。
“你醒了。”王杰希进来了,手里还端着一碗汤。
“……谢谢你,这是哪儿?”喻文州说。
“我卧室。”
王杰希在床头坐下来,“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喻文州摇头。
“喝汤吧。”王杰希把汤递给喻文州。
是熟悉的味道,喻文州想,以前王杰希每回训练完都会给我做汤,那可真是令人怀念的时光。
一时间房间里只有沉默。
过了一会儿王杰希先开口,“这些年还好吗?”
“挺好的。”喻文州说,“外面怎么样了?”
“恢复了。花了一些时间抓到破坏的人,抓那些魔兽又花了一些时间。抱歉,没有第一时间赶过来。”
“谢谢你。”喻文州认认真真地说,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王杰希没接话,他只是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。
“……对了,”王杰希看回喻文州,“你那些信我都看见了。”
“……”喻文州心里咯噔一下。
“那些画我也看了,不错,把我画的挺帅的。”
“……”喻文州想死。
王杰希温温和和地笑了,“为什么不寄给我呢?”
喻文州不说话了。
“我也很想你啊。”王杰希继续说。
喻文州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。
“你不在的这些年,我碰到了很多和你一样的小术士。”王杰希说,“可是他们都没有久留,有些人听说我是魔王就直接跑了。”
“你当初就没有觉得我很可怕吗?”他问。
喻文州摇头。那个时候他真的没觉得有什么,相反,他挺喜欢这个看起来凶巴巴的大魔王的。
“……好吧。”喻文州承认,“我很想你。”
王杰希笑了,没说话。他起身走到窗前。
“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遇见我时我画的法阵是占卜什么的吗?”他问喻文州。
“告诉你吧,那个是占卜爱情的魔法。结果你来了。”
“有没有这么巧的。”喻文州笑着说,“我当时还以为缘分就到头了。”
“还走吗?”王杰希问。
“心都给你了,哪里走的了。”喻文州说。
他循着王杰希所站的位置看去,窗外阳光明媚,笼在王杰希的身上给他镀上一层柔光,后者走到他身旁给了他一个温柔的吻。

10
少年时没有方向的旅途,最终也找到了终点。
过去时没有牵挂的回忆,终于也学会了思念。

————
其实是写给自家喻文州的王喻,他说要小甜饼,但是最后并没有写成小甜饼。
因为赶时间所以写的乱七八糟,设定也是乱七八糟的(没有写提纲的下场)。
……小王队长生日快乐啊!来自庙粉的祝贺(?
(说起来之前还被逼庙为药来着,都怪你 @二手百合
(……明天出成绩!希望能考好qvq听说今年G市考的不太好来着,希望自己好一点……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7 )

© 叁仟蓼汀 | Powered by LOFTER